爱站屋博客 - 好东西不私藏,大家一起分享!关于博客 留言板

网站首页 站长资讯 正文

围困华为?员工:家人以前劝我离职,现在劝我不要当逃兵

1970-01-01 站长资讯 7 ℃
围困华为?员工:家人以前劝我离职,现在劝我不要当逃兵 -第1张图片-爱站屋博客  值[db:标签]一提的是,今年5月,蔡澈将正式卸任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以及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的职位。接任者为现任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成员、负责集团研发及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研发的康林松,任期为5年。

  自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针对华为的“紧急状态”行政令、美国商务部下属工业和安全局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5月20日美国政府又宣布对华为的禁令延迟90天以来,美国、欧洲、日本地区的科技公司都陷入忙乱之中。

  在2018年华为92家核心供应商体系中,美国占到33家、中国大陆占到25家、日本占到11家、中国台湾占到10家、其他地区占到13家。当前,这些供应商都开始评估自己与华为的合作是否符合美国出口管制相关要求,一时间全球充满了“断供”华为的各种消息。

  据《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不完全统计,自5月20日以来,已经有美国的英特尔、通、赛灵思、通、谷歌、微软、DHL等,欧洲的英飞凌、Vodafone、EE、ARM等,日本的软银、NTT docomo、KDDI、松下、东芝等,中国台湾地区的中华电信、台湾之星等,先后被爆出“断供”华为或暂停部分业务合作。但关于DHL、日本松下、东芝等是否“断供”华为,此后几日还上演了眼花缭乱的反转。

  面对美国出口管制的系列后果,华为从上到下表现出非凡的战略定力。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于5月21日接受《中国经营报》等国媒体记者专访时强调,华为已经做好了应对极端情况的准备,一些中层管理人员也告诉记者,影响有限。而华为内部论坛——心声社区的员工留言称,“部压力让我们不断进步”。还有留言称:“家人以前劝我离职,现在劝我不要当逃兵。”

围困华为?员工:家人以前劝我离职,现在劝我不要当逃兵 -第2张图片-爱站屋博客
  “断供”与反转背后

  当前,为什么会有各种“断供”华为的消息在传出以后被不断辟谣,甚至是不断反转?或许是业界对“实体清单”的出口管制条款以及“禁令延迟90天实施”的内涵不甚明了。

  君合律师事务所汤伟洋介绍,出口管制是美国政府实施经济制裁的手段之一,是美国财政部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和美国司法部(DOG)等政府部门,出于国家安全、反恐、高新技术保护等目的,限制或者禁止某些特定目的地或者公司实体,进口含有美国成分的产品的制度。

  公开资料显示,过去十余年间,有很多中国公司都曾经被列入“实体清单”中,最近两年的著名案例包含中兴通讯(000063)和福建晋华。为了达成和解、换取移出“实体清单”的结果,中兴通讯在2017年认罚8.92亿美元,并接受了美国方面的监管。

  汤伟洋介绍,美国出口管制规则直接管辖所有的美国公民及美国法人,包括任何美国公民;非美籍的美国永久居民;根据美国法律设立的任何组织形式的实体;美国实体在美国以外的分支机构;身处美国的任何个人、分支机构、代表处或者办事处,也就是说,“如果一家中国企业已经设立了美国公司,或在美国开设分公司、代表处或任何形式的分支机构,都将直接受制于美国出口管制规则”。

  适用美国出口管制法的产品则包括出口前位于美国境内的产品;外国制造但包含25%以上美国成分的产品(如果销往伊朗、朝鲜、苏丹、叙利亚等国家,则为10%)、外国制造但源自美国技术的产品等。也就是说,全世界供应商卖给华为的产品中,只要包含25%的“美国成分”,就被视同为美国公司的产品,必须一起遵守美国对华为的出口管制禁令。

  正是如此,才出现了“断供”华为的消息不断反转的戏码。最典型的就是松下“断供”华为的相关报道。

  5月23日早间,路透社等外媒报道,日本松下宣称将遵守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停止向华为出售部分组件。到当日午间,松下中国官方网站发布声明称,“目前,松下集团向华为公司供货正常,对网络媒体上所提及的‘断供’等表述均为不实之辞。”华为官方也向记者发来声明,松下与华为“所有业务合作持续正常开展”。到当日下午,凤凰卫视、《环球时报》等国内媒体的驻日记者又从松下日本总部获得不一样的对外口径,“美国商务部公布的目录,松下也会遵守,已在松下公司内下达通知,将按美方禁令,停止向华为提供某些零部件。”松下日本总部最新对外口径为,“本公司现在正在和华为公司进行没有违反美国法令的交易”。

  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日本东芝及德国英飞凌身上。比如英飞凌在辟谣声明中表示,“英飞凌交付给华为的绝大多数产品不受美国出口管制法律限制,因此这些供货将继续”;英飞凌还补充说,“只有来自美国的产品受到出口管制影响”,将重新调整供应链,灵活应对法规的变化。

  台积电是华为海思芯片业务的重要代工厂,该公司的对外声明也非常有代表性,“经初步评估后,应可符合出口管制规范,决定不改变对华为的出货计划,将继续出货华为。”台积电企业讯息处孙又文还表示:“(出口管制)不止有25%规则,还有其他规则,我们有内部外销管理系统追踪与检测所有出货,来确保我们符合规则。”

  另外,美国政府关于“禁令延迟90天实施”的决定也意味着美国的出口管制“直到8月中旬才会生效”,原因是“华为及其商业伙伴需要时间来升级软件、处理一些合同义务问题”。不过,“禁令延迟90天实施”还有4项“限制条款”:一是涉及“现有网络设备的运营维护”;二是涉及“现有手机的软件更新”;三是涉及“现有设备、手机的安全研究、漏洞纰漏”等;四是涉及“5G标准开发”的部分。

  根据前三条限制条款,2019年5月16日之前销售的华为网络设备、手机等,能够采购美国的零部件、软件用于产品的维护、升级。根据第四条条款,华为在IEEE、IETF、ISO、ETSI、3GPP、GSMA、ITU等国际标准组织中进行的5G开发,可以采购美国企业的产品和技术。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因为华为已经在5G国际标准及产业链上建立了难以撼动的地位,如果在5G研发上限制华为,将大幅延缓5G标准进程,并有可能会导致5G标准分裂、增加整个5G产业链的成本,这对于志在“5G领先”的美国产业链也是难以承受的代价。

围困华为?员工:家人以前劝我离职,现在劝我不要当逃兵 -第3张图片-爱站屋博客
  “备货”与供应链新机遇

  目前看来,对当前面临的外部形势,自2018年12月“孟晚舟事件”发生以后,华为早有预料和准备。

  任正非在5月21日接受国内媒体记者专访时表示,“对我们公司,不会出现极端断供的情况,我们已经做好准备。我年初判断这个事情(美国禁令)的出现可能会在两年以后,因为总要等到美国和我们的官司法庭判决后,美国才会实施打击。这样我们有两年时间,足够准备。但由于‘孟晚舟事件’,就把‘导火索’的时间提前了。”

  任正非对记者说:“我们(今年)春节在加班,我春节也在慰问员工。春节加班期间,仅仅是保安、清洁工、餐厅服务员,国内就有5000名服务人员供应我们的‘战士’。”这些“战士”,主要任务就是加班加点为公司备货。

  任正非透露,“前天晚上(5月19日),徐直军(华为轮值董事长)半夜两三点打电话给我,报告了美国供应商努力备货的情况。今天(5月21日),美国的企业还在和美国政府沟通审批这个事情。(因为)我们被列入实体清单,美国公司要继续卖产品给华为的话,都必须要拿去批准。”

  也就是说,充足的“备货”是华为面对美国出口管制的第一道防线。根据《金融时报》等外媒的报道,“孟晚舟事件”以后,华为备货周期已经从6个月~9个月扩大到1年~2年,亦即华为按照1年~2年之内生产不中断的标准一直在积极“备货”。

  对于当前出现的供应商“断供”等情况,华为方面也都做出了理解和大度的表态。比如对于ARM为了遵守美国法规而暂停与华为的业务往来,华为方面已表示,有信心能够解决芯片设计合作伙伴ARM暂停合作的问题。

  目前用于华为旗舰手机的麒麟980和下一代麒麟985以及用于华为泰山服务器的鲲鹏920芯片,都是基于ARM V8架构开发设计的,ARM V8的永久授权至少可以确保华为服务器、手机等产品线今明两年不至于无米下锅。ARM V9的解决方案,一方面将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形势变化而变化,另一方面也需华为另辟蹊径找到解决方案。

  总体上来说,华为需要在“备货”缓冲期内找到重塑产品链各环节的解决方案,但前景并不都是悲观的。

  比如,谷歌表示将遵从美国政府的命令,尽快切断对华为在多种安卓硬件和软件上的支持,并不再向华为授权提供除了“开源源码许可”之外的技术服务。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已表示,华为自研手机操作系统最快在今年秋天、最晚在明年春天面市,而且该操作系统将打通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智能穿戴等终端,做成统一的操作系统。

  更让业界惊喜的消息是,葡萄牙第三方安卓应用供应商APTOIDE的创始人特雷森多斯已经公开表示,谷歌中止与华为合作,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机会”,“我们正在与华为谈合作”。APTOIDE在全球拥有超过2亿活跃用户,平台应用程序超100万款,累计下载量超60亿次。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该公司与华为达成合作,将有效降低谷歌中止合作对华为海外市场的影响。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APTOIDE不会是唯一一家想与华为达成合作的公司,原因很简单,谷歌能够提供的服务几乎都有对标的公司,腾出位置以后自然会有其他竞争者来占领。

  目前,作为全球第一的电信设备供应商、全球第三的智能手机厂商,华为是如此赚钱,在出现部分美国、欧洲的供应商不得不中止与华为合作的情况时,一定会有另外一批合规的供应商从中受益。

  比如,美国InterDigital公司近日就公开对媒体表示,华为被加入“实体清单”并不妨碍该公司与华为签订专利许可协议,因为该公司的专利涉及公开的技术,超出了美国出口管制法的范围。

  另有媒体披露说,韩国三星在美国特朗普政府发布对华为的禁令之后紧急开会,因为“加入存储器大厂美光不能出货给华为,这或许是三星的机会”。

  即便在业界认为最难绕开美国供应商的芯片设计必须用到的各类IP和电子设计自动化(EDA)技术领域,深圳大普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CEO杨亚飞分析认为,“华为每年做很多款芯片,之前肯定与一些公司谈下了一揽子的方案,而且EDA工具可以一次性买断,即便后面不能合作了,最多就是现在使用的软件不能升级、没有技术支持了,但仍然可以使用。”

  国内也有华大九天、芯禾科技、广立微、博达微等EDA厂商,尽管这些厂商与海外厂商还有差距,而且更多追求在EDA的某些点而非面上的突破,但杨亚飞仍然看好华为在国内培养供应商,因为华为目前的体量可以帮助一大批国产厂商快速成长起来。

  另有媒体披露说,以往国内EDA厂商千方百计向华为研发人员推荐自己,但是很难获得机会,前不久华为研发人员甚至主动打电话跟国内EDA厂商谈合作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猜你喜欢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哦(●'◡'●)

欢迎 发表评论:

:如果评论未出现,请刷新网页,谢谢合作!

会员中心
搜索
ip签名图
    IP签名图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5625
  • 页面总数:3
  • 分类总数:12
  • 标签总数:629
  • 评论总数:993
  • 浏览总数:349732
爱站云安全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