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站屋博客 - 好东西不私藏,大家一起分享!关于博客 留言板

网站首页 站长资讯 正文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1970-01-01 站长资讯 5 ℃
1946年,人类社会第一台计算机诞生,重达30吨。到2018年,世界上最轻的电脑只有698克。
  1946年,人[db:标签]社会第一台计算机诞生,重达30吨。到2018年,世界上最轻的电脑只有698克。

  几年前,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第一次看到华为的5G终端,大概是一个柜大小。到2018年,终端大小从“柜子”变成“暖瓶”,随后又变成了“小保温杯”。

  终端形态的迭变,有赖于芯片技术的支持。华为能够快速推出5G终端,是芯片技术长期投入的结果。从专利技术、标准制定、终端设计,华为在5G领域已经走到前列。

  在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的特殊时刻,华为掌门人任正非站出来说话了。

  这位74岁的企业家冷静地呼吁各方不要煽动民族情绪,不要瞎喊口号,未来华为“不会排斥美国,狭隘地自我成长”。

  在5G话题上,任正非底气尽显。虽然从整体国家水平上,中国的5G实力与美国仍有差距,但是“华为的5G是不会受影响,在5G技术方面,别人两三年肯定追不上华为”。

  5G又称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是目前移动通信技术发展的最高峰。全球通信行业标准化权威组织3GPP定义了5G的三大应用场景:eMBB、mMTC和URLLC。其中,eMBB指3D/超视频等大量移动宽带业务,mMTC指大规模物联网业务,URLLC指如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需要低时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

  3GPP的定义直观展示了5G将对社会变革产生的巨大影响,而对于这样一项必将改变社会的技术,没有哪个国家甘落人后,一向领先的美国更是如此。

  华为抓住了2~3年的领先时间窗口,而任正非的底气来自哪里?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华为高通:5G芯片双超争霸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在科技领域取得了长足进步,但芯片一直是中国工业体系中的短板。去年的中兴事件,彻底暴露中国芯片产业的软肋,同时也为过度依赖国技术供应链的现象敲响了警钟。

  目前,国际上的高端芯片基本由美国垄断,韩国和日本拥有部分中端芯片,而国的高端芯片则基本完全依赖进口。

  此外,在芯片生产这个关键环节,中国内地领先的中芯国际比起台积电和韩国三星等厂商还足足落后两代。

  当邬贺铨与《财约你》谈到中国芯片产业长期势弱的问题时,他坦言“一方面是之前我们并没有把芯片提到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高度来认识,另一方面,全球化供应链的便利使得我们没有下决心在这个领域多做投入。”他总结说,“一定意义上你拿到全球化供应链这个好处,也丧失了自己独立开发的意愿。”

  在中国相对落后的芯片产业中,华为思半导体走在了前列。据研究调查机构IC Insights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华为海思以17.55亿美元的销售额,成功跻身全球前15大半导体厂商。

  目前,在5G手机芯片领域,高通和华为呈现双超称霸的局面。 2017 年,高通发布了全球首款5G基带芯片X50,紧接着又在18年末发布了5G芯片骁龙 855。随后发布的华为 Mate X搭载其自研的5G芯片巴龙5000一经问世,就与高通骁龙形成了 5G 芯片市场上争锋相对的局面。

  除了华为和高通,三星的ExynoSMOdem5100基带芯片、中国台湾联发科的Helio M70基带芯片,其部分指标落后于华为和高通。

  5月17日凌晨,就在华为被列入美国“实体名单”之后,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发表了致员工的一封信,何庭波在信中表示,华为海思多年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今后要科技自立。华为科技自立的决心和长期坚定的研发投入也让国人为之振奋。

  对于华为长期坚定的研发投入,邬贺铨表示华为能够快速推出5G终端,依赖于其芯片技术的支持,“华为认准了、舍得投入,另外自身有终端、有系统,可以很好地验证芯片。只有自己能完成终端芯片的设计公司,才能够保证产品的竞争力。”

  此外,作为民营企业的华为也彰显了民营企业在技术发展过程中的推动力。

  “华为确实是按人的能力来给予足够的待遇,把民营企业的优势、机制用到极致了。这不是一天的工夫,它是经过了这么多年,而且很早就瞄准了海外市场、国际化。所以我认为这值得更多的民营企业来学习,当然也包括国有企业学习。”邬贺铨说道。

  视频 | 华为备胎芯片让国人沸腾!背后过程多艰辛你想象不到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专利第一,标准弈“找准门道”

  从1G到5G,移动通信的技术标准经历了从多标准到单一标准的演变。在5G之前,不同国家为了各自利益采用不同的标准,在3G时代,世界主流的3G规格为WCDMA与CDMA2000系列,另外还有中国移动主推的TD-SCDMA。而在4G时代,则有TDD-LTE和FDD-LTE两种技术标准。

  尽管TDD-LTE和FDD-LTE都是由3GPP组织制定的全球通用标准,且相似度高达90%,但还是造成了不少问题。相比于3G时代,4G时代的手机制造变得更复杂了,“现在你去买手机会发现手机背面都写上支持TD-SCDMA、WCDMA、TDD-LTE、FDD-LTE,等于多种标准的都放在一个手机上,做复杂了。”邬贺铨说。

  当5G时代到来时,技术的复杂程度又进一步提高,于是全球标准的统一也呼之欲出。

  为了支持5G的三大应用场景:eMBB(增强移动宽带)、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和URLLC(高可靠低时延通信),3GPP也同时提出了5G通信的平均接入带宽、峰值速率、接口时延等技术需求。而通信厂商只需要瞄准技术标准进行研发和验证,不过在5G技术的标准化过程中,技术本身并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

  “单项技术好,还得兼容,比如频谱效率够不够、延时好不好。还有标准化的过程是个集中过程,不能所有技术都由一个国家来提,否则将来都受制于人了,所以还得有别的公司参与进来。基本上是个讨价还价,首先你的技术不能太差,但是不能说你技术最好就一定是你的,有一个互相的让步,所以现在5G标准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邬院士对《财约你》解释道。

  在3GPP的规则下,5G标准化的投票,也成了一种技术实力和话语权的体现,各方在博弈中努力寻找力量的平衡。

  实际上,在5G技术专利上,华为目前的表现也十分突出。根据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今年4月发布的5G专利报告,华为拥有1554项专利,领先于诺基亚(1427)、三星(1316)等公司,是拥有5G标准必要专利数量最多的公司。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第4张图片-爱站屋博客
  在今年3月21日举行的3GPP第83次全体会议上,3GPP选举产生了旗下三大全会主席,其中,华为候选人Georg Mayer击败了高通Eddy Hall,成功当选为3GPP SA全会主席。华为的当选也表明其技术和影响力得到了其他国家的认可。

  此次成功争取3GPP SA全会主席职务,也是华为在5G领域实施“外国专家”策略的胜利。“华为的策略,除了培养本国专家以外,还要看国外专家在参加这些标准化机构里,谁最能干,然后把他挖过来。有些本来就在一些标准化机构当主席、当报告员的,华为挖出来以后,第二年就变成华为的了。”邬贺铨解释道,华为是在按照国际的游戏规则来运行。

  华为在5G领域的领先,归功于其长期以来坚持不懈的研发投入,这样的坚持终于在5G时代迎来了开花结果的时候,而华为公司也成为中国民营企业技术突围的典范。

  5G的进展并非一蹴而就,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谈道:“5G有非常非常多的内涵,这些内涵的发生还需要更多需求的到来,还需要漫长的时期。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样,浪潮来了,财富来了,赶快捞,捞不到就错过了。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

  同时,任正非也充满信心:“外面的变化对我们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因为我们有信心,我们的产品做得比别人都好,让别人不想买都不行。我举一个例子:全世界能做5G的厂家很少,华为做得最好;全世界能做微波的厂家也不多,华为做到最先进。能够把5G基站和最先进的微波技术结合起来成为一个基站的,世界上只有一家公司能做到,就是华为。”

  以下为访谈实录: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中国为何没有抢发5G商用首秀?

  马腾:

  您能不能用非常简洁的话,给我们描述一下什么是5G?

  邬贺铨:

  5G是新一代的宽带移动通信技术,它和前几代有什么不同呢?1G到4G基本上是面向个人的:1G使我们可以不用固定电话,手持电话即可通话,但还不能完全覆盖。2G走到哪里都可以打电话。3G不仅能打电话,还可以上网了。4G有了更好的应用,可以选择视频,像微信也是因为4G起来了才发展这么快。

  5G不仅仅是面向消费者的应用,它是面向智慧城市、车联网和产业的应用。有人说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会扩展到更多的应用。

  【背景】

  2019年4月,美国最大电信运营商Verizon在芝加哥和明尼阿波利斯发布了5G超宽带网络,号称全球首个可搭载智能手机使用的5G商用移动服务网。从目前看到的试用结果看,这一5G网络的处女秀似乎出师不利。

  CNET的编辑称,她用摩托罗拉的Moto Z3手机,在Verizon 5G节点附近使用5G网络,这次体验让她“心情沮丧”、“困惑不解”、“完全疯了”。

  另外一位编辑表示,Speedtest网络测试结果显示,有时5G的数据速度达到了Verizon承诺的600兆比特/秒(Mbps)以上,有时接近200Mbps,还有时手机上显示是5G网络,运行起来就像用4G。

  The Verge的编辑表示,他在芝加哥整个城市找到5G网络覆盖“非常困难”,信号“相当少”。

  马腾:

  前段时间5G在美国进行了商用“处女秀”,前线编辑反应了三个令人不快的地方,您怎么看5G商用处女首秀?

  邬贺铨:

  美国5G采用的是高频段,6、7赫兹以上的频段,也叫毫米波频段。毫米波传输的距离是受限的,就是比较短,而且会受到一些树叶、建筑物的影响。

  马腾:

  听上去很娇气,是吗?

  邬贺铨:

  对,很娇气。如果说布的点没有很好的优化的话,有些地方信号收得并不好。而且本身因为它传输距离短,除非你的基站做得比较密,否则你可能稍微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就收不到信号。

  马腾:

  媒体一直在争论,关于5G商用,我们是边走边用呢,还是相对成熟之后再大规模铺开。

  邬贺铨:

  整体来看,5G应该今年能达到商用的水平,但并不意味着条件完备了。Verizon为什么会抢呢?有一个说法是,韩国人知道Verizon要准备商用了,韩国人把原来计划开通5G的时间提前了两天,赶在美国之前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大家都想抢世界上第一个。当然韩国第一批使用5G的只有6个用户,是它认为的明星用户,手机终端还没来得及。韩国也好、美国的Verizon也好,都在抢先,但实际上整个产业成熟还需要一点时间。

  马腾:

  为什么要抢先?

  邬贺铨:

  有宣传上的好处啊。你看我最先开发5G业务了,马上要放5G手机了,希望同一个地区的其它运营商的用户转到我这里来,这样我就可以扩大市场、增加影响。

  马腾:

  中国为什么没有去抢这个首秀?

  邬贺铨:

  对于5G,中国是希望成为世界上最先使用商用5G的国家之一。在3G、4G阶段,中国的商用牌照比发达国家晚了好几年才放。所谓要作为世界上第一批使用5G商用的国家,并没有说是非要第一个。实际上我们在北京、杭州、广州一些地方也做了一些5G的试验,但只是预商用的试验,并没有叫商用的试验。实际上试验的情况不一定比美国或韩国所谓商用的状态差,但是我们仍然认为还需要等待,基站的布放需要比较多,能够达到一定范围的无缝覆盖。我们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结果呢?第一终端要比较便宜,不能说上万块钱,那老百姓(603883)用不起。第二也不能只有一两个品种,否则用户没有选择。现在韩国和美国所谓的商用终端品种只有一种,太单一了,用户体验并不那么好。

  马腾:

  您觉得中国哪个区域或者哪个城市有可能率先进行5G商用?

  邬贺铨:

  率先商用的地区实际上承担了促进产业成熟的任务,我并不认为全国一下子,无论大小城市都需要马上上5G。

  现在看上去,首先是热点的城市、热点的地区会先商用,比如说北京。北京今年要迎来70周年的国庆,还有很快明年要进行冬奥会的测试赛,当然2022年要完成整个冬奥会,这些都需要有5G场景的能力展示。除了北京,上海有进口博览会,深圳、广州等热点城市率先会采用5G。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谁为5G定调 谁就掌握了技术话语权

  马腾:

  我们都说今年是5G元年,您觉得这是一个合适的提法吗?

  邬贺铨:

  5G元年这个说法不错,为什么呢?到今年,3GPP,这个5G的标准要全部完成,为这个产业发展奠定了空间,开拓了发展前景。今年虽然叫元年,但是真正5G产生回报还早呢,还在后边,5G还会给大家更多的惊喜。

  【旁白】

  关于5G标准的投票,它首先是技术标准话语权的体现。它是一种博弈,需要寻找各方力量的一种平衡。

  为什么华为现在这么受关注,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就是它在5G方面长时间的投入,到现在基本上要到开花结果了。

  很多手机厂商现在做5G手机,不是一个噱头,而是战略准备。一旦网络可行了,它就可以一下推向市场,机会总是青睐于有准备的人。

  马腾:

  在4G或者更早之前,标准不是统一的。现在5G时代,至少欧盟是提出来一定要统一标准,这样会节约经济或者各个方面的成本。5G标准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

  邬贺铨:

  移动通信是全球性的,我们希望手机不但在中国,而且到国外也能通话、上网。这里面必须有个国际标准,否则根本不能用。实际上从1G开始,1G就是好多标准,2G有GSM、CDMA,3G理论上有5种标准,实际上全世界用的是3种,美国的CDMA2000,欧洲的W-CDMA,中国有TD-SCDMA,实际中国三个运营商还用了三种。

  马腾: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呢?

  邬贺铨:

  利益。每个国家都希望有它的利益。如果说我提的这个标准是国际标准,那么将来我这里面就有专利,就有市场保护了。

  马腾:

  就有话语权。

  邬贺铨:

  过去通信设备厂家很多,有日本、韩国、美国、欧洲,现在越来越少了,能做标准的厂家已经不多了。如果说各搞一套代价很大,5G又比较复杂,技术上比4G又提高了很多,所以干脆大家的利益一起贡献到标准上。

  马腾:

  5G标准是需要各方投票来产生吧?

  邬贺铨:

  对。基本上在3GPP的时候首先提出来5G的需求,就是我说要达到什么目的。比如平均接入带宽要100M,要比4G水平高几十倍。然后峰值速率要到20G,也要高30倍。并且提出空口无线接口的延时1毫秒,比原来减少90%。还有支持移动性,支持每小时500公里时速的高铁,现在全世界还没有。还有支持1平方公里100万个传感器联网,流量密度提高100倍,包括能耗提高100倍等等,先定一个需求。为什么当时定这个需求呢?它认为有三大应用场景:

  第一大场景是增强移动宽带,它希望能支持VR和AR,8K电视。一般8K电视要求平均带宽要上到100M,另外是VR、AR希望峰值速率更高,所以定20G。

  第二大场景是要支持高可靠、低延时,比如车联网希望无线接口延时不能超过1毫秒,因为高速公路上开着200公里时速的车,希望利用移动通信5G来帮助它避免碰撞,反应要很快。高可靠包括车联网、远程医疗、工业应用,希望达到99.999%的五个9的可靠性。

  第三,智慧城市和工业互联网要求大连接,所谓大连接就是1平方公里范围里面能够接入100万个传感器。

  所以按照这三大应用需求定了这个指标,大家就瞄准这个指标,有什么技术能做到。我们先研究有什么频率可以用,然后你提的技术方案要经过一定的仿真证明是可行的。仿真可行了,别人还要验证你是不是对的。在标准化的过程中,并不完全说谁技术最好就用谁的。

  马腾:

  为什么呢?

  邬贺铨:

  因为单项技术好,还得兼容,还有标准化的过程是个集中过程,不能所有技术都是中国提的,所以在5G标准里面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将来有专利的问题了,你用到我的专利,我也用到你的专利,那大家扯平吧。

  马腾:

  什么样的企业在3GPP里面会拥有投票权呢?

  邬贺铨:

  像华为就有。

  马腾:

  怎么样的标准来选的呢?

  邬贺铨:

  相当于你在那里变成一个主要贡献者了。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与高通的PK中,华为为何最终拿下3GGP SA全会主席

  马腾:

  今年3月,3GPP在深圳召开了第83次全体会议,在TSG SA(服务及系统)工作组的竞选中,有两方面的人选,分别是华为公司的Georg Mayer以及高通公司的Eddy Hall。经过角逐,华为公司的候选人Georg Mayer当选3GGP SA全会主席。您怎么来看待华为这次当选呢?

  邬贺铨:

  第一是华为公司在5G上面表现出的实力,高通在5G上面实力很强,但是高通主要做芯片。华为除了做芯片以外,还做终端、系统,所以面比高通还要宽一些。而且这个竞选的是做网络方面工作组的主席,华为这上面的实力更强。

  马腾:

  就是做基站这些吗?可以这么理解吗?

  邬贺铨:

  对,包括基站,包括系统,包括网络,华为做的产品链条比高通的长,比高通的多。当然另外一点是除了公司实力,人的能力怎么样,实际上你可以注意到华为主席不是中国人,是个外国人。

  马腾:

  叫Georg Mayer。

  邬贺铨:

  是个外国人。华为进入标准化环节是经过多年的积累,但是人家走得很早啊,位置都占上了,华为进去还是比人家晚了一点。

  尽管3GPP成立的时候华为就进了,但是3GPP之前的其它标准化机构还是晚一些。华为的策略,除了培养本国的专家以外,还要看到国外的专家在参加这些标准化机构里头谁最能干,然后把他挖过来。有些本来就在一些标准化机构当主席、当报告员的,华为挖出来以后,第二年就变成华为的了。

  马腾:

  这是华为在走国际化的路线。

  邬贺铨:

  对,就是我不但利用本国专家,还想办法利用国际上的专家。

  马腾:

  这个可能也会让华为更多地被国际所承认。

  邬贺铨:

  但愿。基本上是按国际的游戏规则来走。

  马腾:

  这次华为候选人在3GPP里面当选为主席,意义还是蛮大的,说明华为被很多国家所认可。

  邬贺铨:

  当然了,一个说明华为有实力,第二是推选的代表本身也是在技术上、在标准化工作上很杰出的人。当然并不排除一点什么呢?中国企业的共同支持。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邬贺铨:中国5G专利总数超美国

  马腾:

  中国的5G实力在世界的真实水平是什么样的?

  邬贺铨:

  中国在5G专利上的数量,总数没有统计,但是我们有一个数是写入5G标准里面的技术专利。专利分两种,一种是在标准里头,必须要用到的专利。还有一些是实现的技术诀窍,你可以躲开这个技术,换别的技术。很多公司会公布它写入5G标准里面有多少专利,在这方面华为是排第一的。在5G里面的专利,中国几大家公司加起来的专利总数是超过美国的,也是第一的。

  马腾:

  这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邬贺铨:

  对,不只几千个。所以为什么美国不对华为开放市场,甚至动员一些盟国不对华为开放市场,安全是一种说法,实际上是觉得,我不能让你长得太快了,不能让你超过我。

  马腾:

  现在有一些所谓的美国盟友或者是一些国家,其实有一些松动了。日本就说不限制运营商来做选择,运营商可以选择华为,也可以不选择华为。韩国现在建5G的基站,也用了很多华为的技术,可能有2万个基站用到华为这方面的技术。您怎么看呢?

  邬贺铨:

  一般运营商都希望我的网络是多厂家供应,如果只应对一个厂家,将来我对它的依赖就太厉害了,它将来跟我要价就更高。

  马腾:

  其实这也是一个市场的原则。

  邬贺铨:

  对,我必须要有几家,你不卖给我,我还有它呢。互相竞争才能让我以比较便宜的价格来达到建网的目的。尽管美国在游说一些国家说不要开放市场给华为,但是很多国家还在考虑我将来有什么好处呢,我不开放给华为,我只买美国的,那最后太贵了怎么办?另外在市场上中国的公司,包括华为,总的来讲服务态度要比美国、欧洲的公司更好一点。往往运营商,包括中国国内运营商设备出故障了,希望你来维护、维修,那人家说我们休假了、我们过圣诞节了,它不来。而中国的公司,基本上……

  马腾:

  响应很快。

  邬贺铨:

  差不多是996了,没什么休息的时候了,反应很快。一些国家没有完全听从美国的这种吩咐,是因为它们也感觉到我的网络还需要有一定的自主能力,还需要能够更好地为用户提供服务。

  马腾:

  这其实也是一个市场的选择,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邬贺铨:

  当然美国提出来安全问题,华为现在也表示你说我什么地方有问题,我改什么地方的问题。华为现在是委托英国一个公司来检测它的产品,英国公司也出了一个第三方报告。总体上认为华为的设备没有人为加一些什么安全的漏洞,但实际上可能有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是并没有想象说的华为设备藏了一些安全的陷阱。

  马腾:

  这个很重要,我不是人为的,是因为一些技术的缺陷。

  邬贺铨:

  总有一个完善的过程。但是至少华为做到什么呢?我可以比较透明的、开放的,你来检测。

  马腾:

  这家英国公司的说服力强吗?

  邬贺铨:

  美国人信不信是另外一回事,华为至少表现了这个态度,你说我什么地方有问题,我就改进什么问题。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邬贺铨: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马腾:

  中国现在说起5G方面的专利也好、技术也好,首先提到的就是华为,只有这么一家企业是不是太少了?

  邬贺铨:

  华为不但在中国,在国际上做得也很好,不然美国人也不会感到有威胁了、有挑战了。原来中兴也是不错的,但是相对而言中兴的规模比华为要小得多。华为开始芯片用的是高通的,当然自己也在做,最后做成了自己的芯片也能比高通的水平不差。

  马腾:

  就是在芯片这件事情上没有受制于人。

  邬贺铨:

  当然华为跟我说,现在产能还不足,因为投片是在中国台湾的台积电,苹果是台积电的第一大客户,然后有高通。原来并不那么看重华为,所以排产的时候并不把华为排在最前面,也就是说产能还是有所限的。当然华为现在产量、需求量也比较大了,当然重视一点。但是能生产7个纳米工艺的公司代工线很少。

  马腾:

  中国大陆有吗?

  邬贺铨:

  中国大陆目前最好的水平是中芯国际,稳定生产的是28纳米,14纳米现在已经可以了。和真正最先进的水平比还差了两代,而这种代工线大概300到500亿美元,也就是说这个代工线也是资金密集和技术密集的,也是很难的。当然生产线的装备基本上也都是美国、欧洲、日本等等。

  虽然说5G,以华为为代表的企业发展得不错,但是最底层的东西还不能说我们就那么好。即便不考虑底层,要做芯片也没那么容易。中兴在手机芯片上面,自己的微电子芯片做得并不好,所以自己的终端也没有怎么用自己的芯片。不能进入良性循环,那你就很难发展了。

  国内原来还有其他的企业也做,但是现在看来资金投入、技术跟上的差距还是比较大。原来展讯(隶属于紫光集团)做手机芯片不错,但是这两年也不怎么好了。这里面一个是你舍得投入,华为认准了,舍得投入,另外是自身有终端、有系统,可以很好地验证芯片,这比展讯要更强一些,所以在这一点上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培养出一个这样的公司就不容易。当然我们希望更多,但是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中国芯片水平差距一时半会补不回来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马腾:

  改革开放四十年,这四十年的发展芯片始终是一个瓶颈。这四十年来,从芯片的角度来看,我们有什么值得反思的地方吗?

  邬贺铨:

  原来我们虽然也知道通信计算机,但是并没有把它提到作为国家的核心竞争力的高度来认识,也没有看到芯片有这么大的作用、核心作用,所以当时没有下决心大投入。

  另一方面,当年我们基本上是靠引进,设备整个都是买来的,何必自己做芯片呢?到做到现在你跟别人差不多了,你就发现别人不卖给你芯片了。一定意义上你拿到全球化供应链这个好处,也丧失了自己独立开发的意愿。

  马腾:

  对,其实是走捷径了。

  邬贺铨:

  你对它有依赖了。但是中兴事件使我们想到,这个还是不能依赖的,你才发现芯片有这么大的差距。实际上五六年前我们芯片进口就已经成为全国第一大进口量了。

  马腾:

  那个时候都还没有引起各方面的关注?

  邬贺铨:

  2017年进口芯片2600亿美元,进口原油1600亿美元,差1000亿了。一直以来我们觉得能买到,何必自己做呢?而且自己做着做着发现挺难的。

  马腾:

  就算知难而退了?

  邬贺铨:

  对。而且我们现在所谓华为做得不错,那是在芯片设计,实际上设计用的工具软件还是国外的。芯片加工,现在我们国内最好的生产线中芯国际的水平比发达国家晚两代。即便如此,中芯国际生产线上的装备全都是国外的。这方面的差距可不是一时半时能补回来。

  马腾:

  你怎么来看华为在芯片方面的长时间的坚定的投入?

  邬贺铨:

  现在华为之所以能够比较快推出5G的终端,甚至折叠手机,有赖于芯片技术的支持。

  马腾:

  长期的积累?

  邬贺铨:

  现在芯片已经成为核心竞争力了,所以真正的通信设备公司一般来讲都要做。当然有些公司可能觉得投资太大了,它要等一下再做,但是实际上只有自己能完成终端芯片的设计公司,才能说能够保证它的产品的竞争力。

  我可以跟你说,我看过华为做的终端了,在前年年底华为的终端做成一个小柜子那么大。

  马腾:

  那么大?

  邬贺铨:

  没有自己的芯片啊,做成一个小柜子,去年年初大概是一个暖瓶那么大。

  马腾:

  那也很大,一个暖瓶。

  邬贺铨:

  去年年中是一个大的保温杯那么大,去年年底是一个小的保温杯那么大。你可以看到在没有专用芯片之前,这个终端是很大的。但是已经不断地在变小,现在才变成手上可以拿的那么大。这个过程是一个不断优化,另外是有一个等待标准的完善过程。

  马腾:

  华为是个民营企业,是不是也是彰显了民营企业在技术发展过程中的一种推动力?

  邬贺铨:

  当然我们强调国有企业是我们的主力,这是不错的,主要在于一些什么呢?目前在一些垄断资源的领域,国有企业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包括一些需要很大投入的自主产业。

  但是在一些竞争性比较强的领域,民营企业的优势更大。华为多年来就实行了人才战略,而且以服务至上、市场第一等等,不是说国有企业学不了,而是说机制根本跟不上。华为确实是按人的能力来给予足够的待遇,国有企业就很难突破这一点,我们工资总额包干、工资总额限制等等,还有国有企业背负了很大一部分离退休的员工了,这些也不能放到市场。民营企业本身的机制比较灵活,当然也并不一定说所有民营企业都那么好,华为是民营企业里面杰出的代表,在这上面把民营企业的优势、机制用到极致了。

  这不是一天的工夫,它是经过了这么多年,而且很早就瞄准了海外市场、国际化。所以我认为这值得更多的民营企业来学习,当然也包括国有企业学习。

邬贺铨解码中国5G产业:培养一个华为不容易,希望有更多华为
  畅想5G未来 万物互联终将实现

  【旁白】

  5G最大的意义是工业互联网,它会改造传统企业。传统企业拥抱互联网之后会带来颠覆性的革命,释放出来的生产力太恐怖了。

  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到了下半场,也就是说工业物联网的时代。5G带给我们的变化,无论是带给个人的变化,还是带给产业的变化,都应该是革命性的一种变化。相对于4G时代来说,5G时代应该是一个全新的时代,是一个很炫酷的时代。

  马腾:

  5G带来一个非常大的革新,就是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跟消费互联网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不能用消费互联网的模式去看待工业互联网。请邬院士跟我们聊一下,消费互联网的模式是一个什么样的模式?

  邬贺铨:

  消费互联网呢,像中国面向差不多10亿以上的人,虽然说人有这么多,但是它是共性的。它的终端是手机、PC有限的种类,基本上门槛很低,谁都会用,这是它一个特点。工业互联网面对的设备各种各样,生产线上的设备不是谁都可以去用的。

  消费互联网它可以是什么呢?它的模式一般来讲,圈用户、赚流量、赚人气。工业互联网它不能这样做,你说你免费,不可能。你说你圈什么用户,每一个用户都不一样。所以它的商业模式不一样,很难直接见效果。可是很多传统工业企业传感器都很少,前面的数据比较少,没有数据做什么工业大脑?没有来源,所以也做不了。我们很多工业企业还没有完成数字化、网络化阶段,所以更谈不到智能化。

  马腾:

  数字化的基础建设还没有做好。

  邬贺铨:

  所以这要有一个过程。但无论如何,这对中国来讲是一个机遇,因为我们现在正面临一个转型,要从高速度发展到高质量发展,要解决过去靠劳动力的红利、靠土地和资源的红利,这种发展方式必须要转变。走信息化的路,确实是一个方向。

  马腾:

  我看到一个资料说在5G这个网络下,工业物联网在2035年的收入会占到整个5G商用的80%,这么一个比例。

  邬贺铨:

  这是工信部苗圩部长说的。因为基本上现在从5G来讲它有三大应用场景。有人估计2035年增强移动宽带大概4.4万亿美元,高可靠、低时延4.3万亿美元,大连接3.6万亿美元,那么三者都跟工业互联网有关的。所以说面向消费是20%,面向产业是80%。但这个不是5G刚开始的时候,5G刚开始的时候基本上还是面向消费为主,还是宽带为主。大概到2035年吧应该说80%面向工业,这个估计不算高。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棱镜。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猜你喜欢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哦(●'◡'●)

欢迎 发表评论:

:如果评论未出现,请刷新网页,谢谢合作!

会员中心
搜索
ip签名图
    IP签名图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5625
  • 页面总数:3
  • 分类总数:12
  • 标签总数:629
  • 评论总数:993
  • 浏览总数:349732
爱站云安全认证